<address id="97xdp"><address id="97xdp"></address></address>
<form id="97xdp"><th id="97xdp"><th id="97xdp"></th></th></form>

<noframes id="97xdp"><form id="97xdp"></form>
<address id="97xdp"></address>

<span id="97xdp"><th id="97xdp"><progress id="97xdp"></progress></th></span>
<form id="97xdp"><nobr id="97xdp"><progress id="97xdp"></progress></nobr></form>

    <span id="97xdp"><th id="97xdp"><th id="97xdp"></th></th></span>
    <noframes id="97xdp"><address id="97xdp"><nobr id="97xdp"></nobr></address>
    歡迎訪問今日保官方網站!

    知彼知已者勝

    12-07 16:10

    兵圣《孫子·謀攻》中的名言“知彼知己,百戰不殆”,大家都已耳熟能詳。他提出的是目標管理,強調要取得勝利就要掌握敵我雙方的情報信息。

     

    本人從軍、從商、從政多次說過“情報第一,打仗第二”。這是過程管理,強調情報工作要放在首位。

     

    情報主要包括敵情、我情、作戰地區地形與氣象等。其中敵情又是最主要的,這屬于“知彼”的內容。

     

    因為,自知之明雖然很難,但總體上說,還是知彼難于知己。就人際關系而言,常有“知人知面不知心”的情況;就戰爭對手而言,“三十六計”中充滿欺詐術,比如“瞞天過海、調虎離山、暗渡陳倉、偷梁換柱、無中生有、聲東擊西、圍魏救趙、假道伐虢…”

     

    正如《孫子兵法·計篇》所說:“兵者,詭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遠,遠而示之近。”也就是要故意制造假象,讓對手造成錯覺。

     

    不重視情報信息工作,是要付出慘重代價的。蘇聯衛國戰爭,現在大多數二戰史學家都將戰爭初期的蘇軍大潰敗,歸咎于肅反擴大化,一大批富有經驗的蘇軍將帥遭到清洗,甚至被處決。

     

    本人認為,最主要的還是受戰前簽訂的《蘇德互不侵犯條約》影響,被德國法西斯麻痹。所以,對敵情根本就不研究、不了解。

     

    1941年年6月22日,德軍開始實施“巴巴羅薩計劃”,向蘇聯發起突然襲擊。德軍古德里安的第二裝甲集群和霍特的第三裝甲集群形成的兩只鐵鉗,5天之內完成對蘇軍巴甫洛夫大將指揮的西方方面軍的全面合圍。

     

    巴甫洛夫被人包了餃子還一直不知道大難臨頭。斯大林也是到了6月30日,即德軍已經完成對西方方面軍的全面合圍后的第三天,才從德國電臺中收聽到巴甫洛夫所部被合圍的消息,立即通過無線電臺與巴甫洛夫通話,詢問德方報告是否屬實。巴甫洛夫這時候才如夢初醒,可惜為時已晚…

     

    7月8日,德軍包圍圈內的蘇軍西方方面軍全軍覆沒。30萬人被俘,包括數名軍長、師長;蘇軍損失坦克2500輛、火炮1500門;7月底,巴甫洛夫被軍事法庭宣判死刑、執行槍決。這是二戰初期蘇軍最慘痛的教訓。

     

    與此相反,掌握了情報信息就掌控了戰場的主動權。例如朝鮮戰場上的美軍指揮官李奇微將軍,這是被西方稱為“朝鮮戰爭中挽救了聯合國軍”的人。他把我志愿軍琢磨透了,因此也對我軍造成了極大傷害。

     

    李奇微于1950年12月接任美第八集團軍司令兼“聯合國軍”地面部隊司令,正值以美軍為首的“聯合國軍“全面敗退之時。真是兵敗如山倒,就算是“斬立決”也攔不住潮水般后撤的殘兵敗將。

     

    不過,李奇微很快就發現了志愿軍的作戰規律:攻擊時間都是七至八天,不會持續很長時間。即使大勝,也沒有“宜將剩勇追窮寇”。為什么志愿軍進行的都是“禮拜攻勢”?他進一步匯集情報資料進行分析,發現志愿軍后勤保障能力差,官兵隨身攜帶3天糧彈,靠人力輸送的簡易后勤再保障三四天,總共也就維持7天左右,只能發動禮拜攻勢。

     

    在這個周密分析的基礎上,李奇微制訂出針對志愿軍的“磁性戰術”:當志愿軍進攻時,美軍后退,尤其到了晚上,一定要退到與志愿軍保持25-30公里距離的陣地,這是一晚上的行軍距離…打到第六天、第七天時,志愿軍糧彈將盡,以美軍為首的“聯合國軍”果斷反撲,大膽向縱深攻擊,抓住志愿軍糧彈不濟的困難時刻,破解“禮拜攻勢”。

     

    后來第四次、第五次戰役我軍都吃了李奇微“磁性戰術“的虧,迫使我們的作戰企圖做出較大調整,原來規劃的第六次戰役也未進行。

     

    金一南將軍曾在《勝者思維》一書中披露,1997年我們的駐港部隊進入香港時,指揮機關跟駐港英軍司令部的機關人數差不多。但英軍司令部300多人里情報處就有180多人,超過60%,足可看出對情報工作的重視。我方情報部卻連3%的比例都不到,所以有人組織沖擊軍營事先都不知道。沒有人去研究“彼”,如何知彼?!

     

    知己,就是自知之明。

     

    常說商場如戰場,所以從事經濟工作也要知彼知己,尤其是要“知彼”。保險行業與其他金融行業存在著既合作又競爭的關系,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如果既不知彼又不知己,如何揚長避短,與其他行業搞好競爭中的合作,處理好合作中的競爭?

     

    《今日保XIAN》的橫空出世,使我們保險行業增加了一個知彼知己的好平臺。其創刊號就令人耳目一新,內外兼顧,信息量大,文章精悍,編排精妙。

     

    行業媒體,需要得到行業的支持。本人在職時,曾要求對管轄地的保險機構訂閱“一報兩刊”(《中國保險報》、《保險研究》、《中國保險年鑒》),實行“指導性計劃、指令性執行”。而且自費給局里全體干部職工訂閱《保險研究》,人手一冊。

     

    因為一個行業如果沒有自己的媒體,就沒有輿論陣地,也失去了信息交流的重要平臺。但行業媒體如果得不到行業的支持,是很難堅持下去的。

     

    所以,當時我對行業媒體支持的強硬態度也不怕告狀。事實證明,絕大多數保險機構的高管,對此也是理解和支持的。

     

    希望《今日保XIAN》越辦越好,成為行業信息披露、經驗交流的重要平臺,為保險業發展作出重大貢獻!

    欧美国产激情二区三区